导航菜单

过的好辛苦觉得好累 站在我大姑这边的妈妈 请勿回覆 请见谅

有时候想想物质上不缺乏 应该很满足了

可是我过的好辛苦 ,

之前这里的妈妈 劝我要放手 ,我还是无法放手, 所以觉得好累,

那天亲耳听到我先生跟狐狸精说每天都想她,电话先别换(因为我发现了),如果有人一直打,换电话再告诉他等等,

从那天后我的心真的死了,也冷了,

留在这里,为的是什么,为的是我的孩子,

所以一直坚持着,十多年来跟着社会完全脱节,

我的付出,他们都觉得理所当然,还说我没去工作,很好命,

因为它外遇,外面的女人生了小孩,所以我婆婆和大姑就去算命,

算命的说我个性很不好,永远都不会改,

就算我再不好,可以把错完全都推到我身上吗,

因为我跟着先生做生意(另个原因是防止他跟狐狸精在见面),

所以常常不在家,假日比较常在家,偏偏我大姑来我家好像进厨房,

刚好那天我跟孩子躲在楼上讲电话,刚好我上网被大姑的儿子看到,

连在自己的家我都没有自由,说我只会讲电话和上网,

然后又去跟我婆婆说,虽然我很感谢他帮我做家事,

(其实很讨厌她帮我,)我不是不做,只是常不在家,

有些地方觉得这样就可以了,偏偏她不满意,就自己在作,

连邻居都说你大姑真好,其是我不喜欢,不喜欢,真的很讨厌他这样,

有必要做的那么完美吗,一天到晚跟我说,

叫我没用的东西都丢掉,(我喜欢收集喜饼的漂亮纸盒,

她没经过我同意,就把它全部拿去回收),

穿不下的衣服教我拿去送人,我已经送人,包括送他很多了,

其他都放在储藏室里,叫我衣服一定要晾在外面,家里要整理乾净,

我也做了,只是做的达不到它的标準,

我现在没跟公婆住,只是住的近,

可不可以不要管这么多,还说我老公外遇是因为我个性不好,

家理太乱,每个人生活习惯不同,我从没去管你怎么生活,

你又不是我父母,长辈,连我把衣服拿去做网拍,也不行,

说我浪费时间,网路是我跟这个社会接触的一个管道,

我每天花一个小时,多的时候两个小时,

而且如果把全的的时间花在做家事上,这样你才满意吗,

还说有人做家庭主妇都可以做到当模範母亲了,我承认现在的我,

在孩子身上花的心思不够多,因为我的心已经被撕裂成好几片,

无法完整了,面对一个毫无信心的我,

妳们如此狠心,还要这样让我更难过,更痛,

我献声是不会帮忙做家事的那种,我跟他工作时间一样多,

他回到家,只会看电视,上网,讲电话,

回到家难道不能休息,不能做我自己喜欢的事吗,我已经没有自我了,

一天到晚只要有机会就说我如何回两句话,

这样你也要说我要外表温柔,内心固执,拜託饶了我吧,

到底要我怎么做,不做决定说我软弱,自己决定要做一些事,

你们又觉得不好,说我不听你们的,

我从网拍认识一些朋友,找回一点信心,

跟大姑你不知道吗,你弟弟比我还固执,

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无法完全跟那女人断了,

而且他想做的不会管别人怎么想,你怎么不去念他,

她说男人在外拼事业,我们就不用去说他了,

做女人就是不能这样,怪我自己什么话都跟她讲,

他知道我怀念那两年我自己跟先生孩子住北部的日期,

她就说我只喜欢一个人生活,完全不管它的父母,我只是很怀念,

又不可能再过那样的日期,(除非我离婚,真的要把我逼走吗),

让你弟娶外面的女人回来,我想有台湾籍的越南女人,

大概不会像我那么好欺负,

试问各位妈妈,如果有机会,谁想跟公婆住,

公婆一天到晚来,大姑一天到晚来,还不都一样,

我只是怀念那种日期也不行吗,她们来我还是很和颜悦色,

也不能不让他们来啊,我再也不跟她们说心事了,

站在我大姑那边的妈妈,请勿回覆 请见谅,

我只是想要说说,让自己好过些,不要再骂我了,

我真的觉得好累,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该放弃的时候,

如果他们家的人对我也不满意,我留下来是为了什么,

他们知道我没能力,没地方去,我先生也一直这样折磨我,

说起来最可恶的就是我身边的烂男人,还有那个外面那个死女人,

烂男人比死女人(狐狸精)可恶多了,

半年前在刑事法庭上,那女人跟法官说,跟我先生已经一年没联络了,

钓通联先生也答应,后来发现所有有问题的电话全部过户给别人,而且还停话了,最近发现的电话都是用别人的名字办的,但我很肯定是她的,一个名下(别人名下她在使用)有四支电话的女人,每只月租费都2000元,

你说他没钱吗,快开民事庭了,有没有妈妈可以帮帮我,

那女人都跟法官说她在餐厅工作,没有钱,

跟我先生没联络,全部都是骗人的,

最后编辑于:2022/05/20作者: 南平代孕交流

发表评论